手机播报

不论是在天涯海角,还是途中有啥难事,只要手机有信号就可以收发信息。正是基于此,在灾区电力、交通、通讯等普遍中断的情况下,我们临时开办了这个栏目,试刊两期,颇受读者喜爱。今天,我们把它精心编辑后在头条位置推出,希望奋战在抗灾救灾一线的官兵们,能够利用片刻休息时间,把你们精彩的战斗故事用短信传递给读者,共同分享帮助受灾群众排忧解难后的喜悦。

我在长治机场,目睹一场海陆空联合作战情景——空军一架运输机送完救灾物资,从南宁返回机场重新装载。飞机停稳,舱门打开,在此等候的是陆军部队近10辆卡车,而负责搬运物资的却是海军,早已等候在此的某飞行学院数十名官兵迅速登机,两路排开,接力搬运物资。三军协同,可拍一景。可惜没带相机。

湖州昨夜暴雪,厚达40厘米。浙北最大的蔬菜集散市场坍塌。南京军区某部800名官兵,今晨1时紧急出动,奋战至今,滴水未进。周围4家饭店老板,竞相邀官兵就餐,被谢绝。老板急:“现在这种时候,我们管顿饭算什么!”周围百姓,则直接送饭至官兵手中。此情此景,目睹者无不感动。

某团团长黄石松,戒酒近十年。此番京珠高速会战,在风雪交加中指挥,时而与战士们一起铲雪,时而用对讲机指挥,神采飞扬。问:“何故?”黄笑而不语,挎包里掏出一瓶“二锅头”抿上一口。“前几天有点感冒,身上忽冷忽热,”黄说,“酒能御寒,以前肠胃不好,滴酒不沾了;现在喝几口,是为了工作。”

韶关梅花岭路段。某团官兵破冰铲雪。为赶进度,不回营吃饭,由炊事班做好直接送上去。1月31日中午,士官李波领到两个馒头一袋榨菜。他顾不上吃,揣起馒头,便又投入到新的战斗中去。从中午到晚上,等他觉得肚子饿时,从挎包掏出馒头,早已冻得跟石头一样,硬邦邦的,啃不动。李波对战友笑谈:“想当年打仗也不过如此吧?”

岭南暴雪,对南方籍战士来说,“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少战士手脚起了冻疮,又痛又痒。湖南耒阳籍战士王劲松拿出了老家的独门绝招——将红辣椒碾碎抹在手上。尽管一开始很疼,可过后冻疮带来的那种痒痛感却能得到有效缓解。这一方法很快就在全营推广,一时间,炊事班的红辣椒“供不应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