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羽奥运目标剑指男单两金 减压减伤是头等大事

在这123天里,中国奥运军团会做些什么?123天后,他们又将会为我们呈现什么?官方的声音也许能给出最准确的答案——本报特别策划国家体育总局各运动项目管理中心管理层的系列访谈,从今天起陆续推出。

在选择采访对象时,我们并不贪大求全,而是注意样本意义。其中既有乒羽这样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也囊括了田径游泳和水上项目这三个“金牌大户”(北京奥运会上共设122枚金牌),三大球中的样本是排球……

团队的奥运目标、奥运年的特殊生存状态、甚至包括他们的压力和感受,听听从官方的声音里能解读出什么信息?

本报讯 中国乒乓球队或者羽毛球队没有“梦之队”的封号,但谁也不能否认,在中国奥运军团中,他们是夺金效率最高的团队之一。四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中国乒乓球、羽毛球两队夺下全部9枚金牌中的6枚。

金牌是巨大的荣誉,也是沉重的包袱。对外,中国乒羽军团已是众矢之的,世界体育组织不厌其烦地变换规则,以把中国的优势降至最低。对内,国人对乒羽在奥运会上的期望几乎苛刻——拿不到金牌,甚至丢掉一块金牌,就等于失败。

“领导、球迷的期望都很高,但在这个时候,瞎保证没意义”,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出言谨慎。压力之下,这位“金牌掌门”更多的是信心,“只要队员能够在北京奥运会上发挥出最佳水平,夺取全面的胜利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时光闪回至四年前,雅典奥运会乒乓球男单颁奖仪式结束后,三名获奖者合影。冠军韩国人柳承敏将金牌提至右胸,他突然发现左右两位中国队员王皓和王励勤没有以同样的动作配合,向二人示意后,依然没有得到回应。最后留给人们的影像是,柳承敏满面笑容地举起金牌,两名中国选手都将奖牌遮掩在花束后——拿不到大满贯就是失败!这种骄傲的压力,属中国乒乓球队独有。

“无形的压力太大了。”说起压力,刘凤岩感慨万千,“一整年我们都在拿冠军,这让大家更盯着我们在北京奥运会上的表现,真是一点都输不起。”

套用一句流行语,“你有压力,我有压力”,压在队员身上的压力,刘凤岩同样深有体会。“广州世乒赛女团决赛上,郭跃就是因为压力太大,技术都变了形。”压力给队员造成影响最大的一次,还是在四年前的雅典,在刘凤岩看来,这就是中国队惟一那次失手的原因:“王皓打柳承敏从来没有输过呀。但雅典决赛,他打输了,就是压力大。”

减压!这个奥运周期,乒羽中心更是加大了对队员减压的培训,“专门请了科研专家来做心理课题的研究。”刘凤岩觉得,在这方面,奥运冠军兼心理博士陈静对队伍帮助很大,“她以过来人身份讲了很多东西,队员用得着。”

心理博士的作用是软性疏导,拟真的比赛环境能让队员挺起腰杆顶住压力。“队里常常举行关键分比赛,队内PK赛,都是让队员提前进入比赛氛围。亚运会不让王励勤去,也是想让小将多承担压力。”

雅典奥运会上,乒羽项目丢掉了3枚金牌,其中包括两块分量最重的男单金牌,这也许还会是中国乒羽在北京奥运会上的最大挑战。不久前进行的科威特乒乓球公开赛,中国男单三大主力王励勤、马琳、王皓全军覆没,看起来,再多的保险,也不见得锁得住金牌。

“相比其他项目,单打项目的竞争是最激烈的。这个不管是乒乓球还是羽毛球都是一样。”刘凤岩说,“乒乓球和羽毛球女子项目的主要对手,很难脱口而出。但说起男单,就是一大串啊。”

跟四年前相比,老对手就是老面孔。“波尔、萨姆索诺夫、柳承敏、吴尚垠……”刘凤岩也感慨,与上届相比,世界乒羽格局没有什么变化。

在刘凤岩看来,乒羽两个项目的男单比赛有一个共同点,“这两个项目对手数量多,水平高,因而偶然性就更大。到目前为止,我们两项男单还没有称霸世界的绝对实力。比如羽毛球男单的林丹,他去年今

年夺得过好几站冠军,但在他赢的比赛中,还有许多好手他都没有碰过,而且还有很多对手与他互有胜负。”

在奥运会上,中国队要想像世锦赛那样完成大满贯,肯定不会轻松,刘凤岩开玩笑说:“如果我们成绩那么好,优势那么明显,那比赛就不用打了,直接发奖就行了。”相反,刘凤岩认为,夺金的难度,也正是奥运会的魅力所在。“奥运会毕竟是大赛,有很多不可预料的因素。有可能,但不是一定能,要看我们封闭训练的效果,还要看临场发挥,三个男单选手必须超常发挥才行。”

雅典奥运会之前,中国男乒热门人选阎森遭遇意外车祸,胳膊受伤。他和王励勤搭档的双打组合,在队内选拔赛上被马琳/陈玘淘汰,从此淡出。即使在没有身体接触的乒羽项目,运动员并不能保证远离意外。对于优势明显的中国乒羽来说,现在最大的敌人就只有意外伤病。

羽毛球队因为还在进行积分赛,名单还没有定。但乒乓球队的大名单已经水落石出。对于已经拿到不能更改的奥运名额的王励勤和王楠来说,乒羽中心就是希望他们能够保持状态不要受伤。“在这方面,乒乓球队还是积累了很多经验,不喝酒,不驾车,不到外面随便吃东西……队里有一系列的详细规定。”

除了王楠和王励勤,男队的王皓、马琳,女队的张怡宁、郭跃,已经基本确定将参加北京奥运会。对于早早确定名单,刘凤岩说这是国际乒联的要求。但根据流程,在6月15日前,这个名单还可以更改一次。“要增加不确定因素,保证队员的积极性。”

早早公布名单,会不会让那些落选队员很失落,产生抵触情绪。“不会,绝对不会,乒乓球队有这么多年光荣传统,名单定了,其他队员就会从集体利益出发,当好陪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