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上海大学图书情报档案学科、考古学、博物馆学科发展迅速。1月10日,上海大学文化遗产与信息管理学院揭牌成立,该学院在图书情报档案系、文学院考古学专业、文化遗产保护基础科学研究院基础上组建而成。

“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樊锦诗、国家社科基金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评审组组长马费成、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敦煌研究院院长苏伯民、国际图联亚太地区办公室主任、新加坡图书馆学会副会长Lin Li SOH、哈佛大学人类学系考古学John E. Hudson讲席教授Rowan Flad等国内外专家通过视频,对文化遗产与信息学院的成立表示了祝贺。

上海大学文化遗产与信息管理学科实力雄厚,是国内较早开展图书情报与档案管理学科、考古学与博物馆学学科的高校之一,引进和培养了一批国家级人才和行业领军人物,获得了众多重要奖项和成果。

上海大学党委书记成旦红表示,学院未来将紧盯国际学科前沿,面向国家文化遗产和信息管理重大战略需求,立足自身优势与特色,重点发展数字档案资源、海洋考古、硅酸盐质文物保护、智慧博物馆等方向,培养高层次复合型跨学科人才,推进“新文科”与其他学科协同发展。

国家文物局原局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单霁翔受聘为文化遗产与信息管理学院名誉院长,他通过视频为线上线下师生带来了“院长第一课”:《中华文脉与文化自信》。

单霁翔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运动的兴起作为切入点,阐述我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历程,分享大河文明旅游论坛上的轶事、《万里走单骑》纪录片等鲜活的事例,诠释了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与传承的意义以及讲好中国故事的艰巨任务,生动展现文化遗产的内在意蕴和现实价值,彰显出文化遗产的独有魅力,进而希望新时代青年愈加坚守“讲好中国文化遗产故事”的使命担当。

“希望文化遗产与信息管理学院未来能够立足上海、服务全国、面向世界,为打造国内领先、国际一流、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文化遗产和信息管理学科高地作出更大贡献。”单霁翔表示。

截至目前,工作人员累计开展安全检查320余次,查找并整改食品安全隐患107个,有效提升了食品安全管理智慧化、专业化、规范化、精准化水平。

该类材料无需添加传压介质,便于制冷设备的小型化,且成本低廉、相变过程可逆且不产生有害排放。

受星鼻鼹鼠“触嗅融合”感知启发,团队将嗅觉、触觉传感器与机器学习算法融合,构建了仿星鼻鼹鼠触嗅一体智能机械手。

这个杂交水稻制种技术创新体系,可有效解决目前杂交水稻种子生产面临的高成本、低产量的瓶颈问题。

张凯教授带领的凝胶冰雪团队,属于北京理工大学宇航学院力学系波动力学团队,整个团队主要研究的是航天和水下大型装备的减震降噪问题。

总体而言,新冠肺炎感染者发生重大心血管不良事件(包括心脏病发作、中风和死亡)的可能性比其他人高出55%。

时间最长闪电的新纪录是2020年6月18日乌拉圭和阿根廷北部上空雷暴中出现的一道闪电,持续时长17.1秒,此前纪录发生在2019年3月4日的阿根廷北部。

伯克表示,基于这项新技术,无论是化学家,还是非化学家,都有能力开发出新的药物、材料、诊断探针、催化剂、香水、甜味剂等。

使用候选疫苗引发抗体通常需要在大型动物模型中进行长期且昂贵的实验,这造成了HIV疫苗开发中的重大瓶颈。

由中国中车集团最新研制的京张高铁冬奥列车,正式开启赛时运输服务。中车戚墅堰所研制的踏面清扫装置可有效抑制车轮多边形磨损、稳定轮轨黏着系数,降低轮轨振动噪音,保证列车运行安全。

承担冬奥会医疗保障任务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奥运诊室已开门问诊,在5G、华大智造云影远程超声机器人等技术和设备的支持下,冬奥会医疗保障实现“医患无接触”诊断。

张家口市加速建设氢能综合利用产业体系,已初步形成制氢、加氢、储氢、氢能产业装备制造、氢燃料电池核心零部件制造、氢能整车制造等全产业链。

研发具有神经形态模拟功能的类脑器件,如神经网络硬件系统的核心器件——电子突触,是进一步推进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

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已经产出过一些国际前沿的研究成果,暗物质探测团队在一步步缩小暗物质可能的藏身范围。

出征本届北京冬奥会的中国短道速滑队运动员“战衣”是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科技冬奥”重点专项支持下,由北京服装学院刘莉教授团队设计研发的。

由张平文院士领衔的研究团队开发出预报员的人工智能算法MOML,实现了智能订正,提高了预报效率的同时进一步提高预报的准确率。

国际能源署的Christophe McGlade说,这项研究表明,卫星提高了人们对甲烷排放的认识,并突显了超级排放事件的严重性。

这一发现不仅适用于狗和狼,也适用于土狼、豺、非洲猎犬和其他犬科动物成员。

我们期待热烈的夏日,却又讨厌烦人的蚊子。了解哪些颜色会吸引饥饿的蚊子,有助于设计出更好的驱蚊剂、捕蚊器和其他方法来阻止蚊子叮咬。

生活在深处、炙热沉积物中的微生物有着极高的能量代谢率,与之前在深海海底发现的代谢很慢的微生物形成了鲜明反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